> 新闻 > 原创 >

岑子杰的鸡蛋阵和狗屎运

2019-09-11 22:05:37     来源:中新网     责任编辑:刘欣

  上一回茶餐厅讲述了《陈日君的乡愿风流》,他自封“香港良心”“当代马丁·路德”,却公然违反教义教规与良心,被香港舆论斥责为“伪君子”“大炮枢机”“风流主教”。

  这名“大炮枢机”因批评堕胎、同性恋等问题,遭遇“彩虹行动”八名请愿人士闯入主教座堂,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日君开始密会“彩虹”。今天,要讲述的正是香港“彩虹行动”组织执行干事岑子杰,他也是“民阵”召集人,更是祸港乱港团伙的马前卒之一。

岑子杰的鸡蛋阵和狗屎运

  “游行搞手”初露头角

  多数香港民众都叫不出他的名字。但是,每当看到他右耳穿环、腰缠彩虹带的轻佻身影,多数人会诡异一笑对上号。

  他就是岑子杰,其参加街头政治的历史,可以追溯到2008年“七一大游行”。自此,从所谓“占中”运动、“雨伞革命”到反“修例”骚乱,都活跃着岑子杰的身影。

  岑子杰自恃口才了得,2008年的“七一大游行”中,他手握“大声公”(扬声器),初展“毒舌”之才,并获得现场骚乱分子的簇拥。

  他还登上民间非法电台,在西洋菜街一带擅自进行FM广播,大肆鼓吹街头骚乱,因而被控违反《电讯条例》等。

  2009年,岑子杰第一次被捕后,便成为出入警署与法庭的常客。与罗冠聪、周永康出狱后远奔海外读书不同,岑子杰却乐此不疲。

岑子杰的鸡蛋阵和狗屎运

  “在一面高大、坚固的墙和一只撞向墙的鸡蛋之间,我将永远,站在鸡蛋的一边。”岑子杰读书不多,却不厌其烦地引用村上春树的耶路撒冷演说。

  岑子杰不是“鸡蛋”,他是蛊惑“鸡蛋”的“游行搞手”。一个多月前,他还向香港媒体炫耀骚乱经验与技巧。诸如,怎样统计骚乱现场的真实人数,如何“控场”让骚乱者按照自己的意图行动,以及如何了解香港警方的部署和变化。

  岑子杰生性多疑。2019年6月12日下午3时45分,岑子杰带头在香港立法会对面进行示威时,他狡猾地感觉到警方的部署生变,迅速地拿起电话以普通市民身份向警用专线套取信息。

  “我打电话给警察联络窗口,对方说没收到指示,要替我问一问。”如岑子杰所料,香港警方不久就从添美道、龙汇道赶来。

  尽管颇具街头骚乱经验,但是,岑子杰在乱港势力内部的升迁之路,几度遭遇天花板。

  他不是“学生领袖”,中学毕业后只获得“专上”文凭,自然难以与黄之锋、罗冠聪、周永康等名校学子匹敌。他踏入政治圈也是几经迂回。2006年,在友人推荐下,岑子杰才谋得议员助理的职位。两年后,岑子杰以此为跳板加入“民阵”。

  “民阵”是香港“民间人权阵线”的简称,大约由50个组织、政党与社团组成,内部派别林立、相互倾轧。十多年来,岑子杰却在乌合之众中伺机而动。

  “占中”运动失败,岑子杰的机会却来了。

  “我在立法会外示威区,看着四五万人离开,我用尽所有方法,都无法让别人留下来……当时立法会议员梁国雄,更在同样位置,双膝跪下劝市民留下,但依然没有用。”岑子杰自述。

  一时,香港社运界哀鸿遍野,不少叱咤风云的人物要么入狱,要么“金盆洗手”出逃海外。2015年“民阵”换届之际,岑子杰居然意外当选为“召集人”。

  这让岑子杰本人都感到意外,他居然“交了狗屎运”。当选召集人后,他语无伦次地接受媒体采访,“我系一个同志,中学开始已有人闹我死gay佬、死乸形、太监,但令我更懂得点样同立场不一嘅其他民间团体沟通,达到求同存异。”

岑子杰的鸡蛋阵和狗屎运

  “与生俱来的反叛”?

  岑子杰身份复杂,他不仅是“民阵”召集人,还是香港“彩虹行动”组织的执行干事。对于他的性取向,岑子杰已公开“出柜”多年。

  所谓“出柜”来自英文“come out of the closet”,是指公开性取向或性别认同。2019年7月,受到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的批评后,岑子杰更是气急败坏地“出柜”。按照《星岛日报》的说法,他开始将“GAY”三个字母凿在额头上。

  岑子杰公开反对现代婚姻制度,他声称:“因为家庭并不只有婚姻,但法律上只有婚姻才能组织家庭,造就特权。”

  私下里,岑子杰却对这一“特权”乐此不疲。2014年,岑子杰与“丈夫”在美国纽约注册结婚。他还曾对香港媒体表示:“我丈夫系空少,经常唔喺香港,佢喺香港就要做晒留喺香港要做嘅所有事。”

  岑子杰生性矛盾,这也折射到他自相矛盾的政治立场上。2019年7月19日,在回应蒋丽芸议员的指责时,岑子杰声称“性倾向不应加入政治议题讨论”,但他却将“性倾向”施展到街头政治中。

  就在回怼蒋丽芸指责的一周前,岑子杰等人被法院裁定犯有猥亵罪,被处以罚金900元港币,这缘起去年秋天的一次骚乱活动,他在湾仔轩尼诗道发起“同志全裸游行”。

岑子杰的鸡蛋阵和狗屎运

  一同受处罚的还有浸会大学学生黄荣锋,他与岑子杰关系密切。所谓“同志全裸游行”期间,黄荣锋赤裸全身,左手执圣经,右手持打火机做点火姿势,他甚至还用红绳绑腰部和下体,再用胶纸将红绳贴在地上,邀请游行人士一并跨过红绳。

  对于这一系列举动,岑子杰、黄荣锋则在法庭上辩解是“行为艺术”。

  岑子杰天生具备表演欲望,时常将“出浴照”“内衣照”发布在社交媒体上。在媒体记者面前,他也毫不避讳下流的本性,他曾半开玩笑地对一名记者说,“当这儿是自己的家吧!脱剩胸围都可以的,或是把胸围也脱掉也行。”

  对于这些丑态丑行,他却包装为“与生俱来的反叛和对平等的追求”。

  1987年6月,岑子杰出生在香港一个基层家庭,父母早年离异。其母曾公开表示,岑子杰生性偏激、反叛,时常与同学打架、跟师长闹翻天。

凡注明来源栾川网大发快3彩票 大发快三计划皆为原创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